国产精品香蕉在线观看 伊人久久大香线蕉亚洲 国产熟妇乱子伦视频


流氓师表245-246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ttk85.com

245章会所艳事

  段芳从县城回来,带回来五个外省妹子,听说是江北那边来的,脸蛋身材都是一流的不说,皮肤更是白嫩得象要滴出水来,刚带来的当天,立刻就在会所里引来了轰动。

  彭磊也闻迅赶了过去,奶奶的,果然是个顶个的漂亮,一个个波大臀圆的,那叫一个性-感,看着就想上去捏上一把。

  五个江北妹子听说眼前的帅小哥彭磊才是这里的真正老板,一个个全都围在了他身边,嘴里娇滴滴地叫着‘彭哥彭哥’,媚眼如丝地频频向他放电,惹得彭磊都有点心痒痒了。

  上次彭磊在会所里偷吃了小如,不知道被谁走漏了风声,传到了段芳的耳朵里,被段芳和英姐两人狠狠地教育了他一顿。痛定思痛,彭磊牢记着兔子不吃窝边草的真理,很坚决地抵制了几位美女的诱-惑。

  当晚,段芳在会所二楼的休息室别开生面的搞了个小型的选秀活动,由客人来竟拍这几位新来的美女,价高者可以享受初夜权,当然了,所谓的初夜权也只是初到贵地的第一夜的意思。

  五位新来的江北妹妹穿上了会所为她们准备的短到不能再短的短裙,一排溜的站在那里,一双双的玉-腿修长,一排排的乳浪叠起,看上去那叫一个养眼,惹得一干客人眼热心急,拼命的喊起价来。

  如今盘山乡的外来人口极多,其中不乏一些专好此道而又极有钱的老嫖-客,早把盘山乡大小娱乐场所的小姐都玩了个遍,如今听说有新鲜的外地小妞,哪个不想第一位尝鲜啊,到最后五位妹妹的包夜费全都以极高的价格拍卖出去,最高的一位更是拍到了一千八。

  彭磊在一旁看着乍舌不已,喜滋滋地对段芳道:“芳姐,你这一招还真是玩得漂亮啊,今晚光是新来的这几个小妞就足足替咱们挣了几千块钱。”

  段芳莞尔一笑:“你知道什幺?这几位小姐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请来的,虽然说人长得漂亮,可是这些小姐除了卖之外,什幺也不会做,每个地方呆的时间都不长,一般就只呆上一两个月就走了,而且我给她们的提成也高,不趁机狠狠地赚一笔,那不是亏大了。”

  彭磊笑道:“还是我家芳姐厉害,越来越会做生意了。对了,上个月咱们会所一共赚了多少钱?”

  段芳略带埋怨地说道:“我正想和你这位甩手董事长说说这事呢,八月份总共营业二十一天,毛收入是十三万多,除去一应开销费用和员工的工资及小姐的提成,剩下的纯利润是四万六千多块,帐早给你算好了,就只等着你过目了,你倒好,一天到晚见不着个人。”

  “四万多?”

  彭磊有些吃惊,这可比他一年的工资还要多了,这还只是开业的第一个月,第二个月的收入绝对还要更多,照这样算下去,顶多三个月他就能把所有的债务还清了,剩下的可就是纯赚的了。

  “嗯,这还没包括餐厅,餐厅这一块上月至少也有近两万的利润吧。”

  段芳也显得有些开心,刚开业那几天可把她愁坏了。

  彭磊思索了一下,叫过不远处的小如道:“小如,去把琴姐和陈三都给我叫到休息室来。”

  段芳疑道:“小磊,你这是要干嘛?”

  彭磊笑道:“一会你就知道了。”

  不一会,陈三和刘素琴急冲冲地赶来,小如如今已被段芳提升成了领班,自然也留了下来,几个人眼巴巴地看着彭磊,还以为又出了什幺事,只有刘素琴心知肚明,在一边偷乐着。

  彭磊看看人都到齐了,这才清了清嗓子,说道:“这段时间咱们会所的生意越来越好,红火起来,这一切当然离不开大家的努力,大家的辛苦我也看到了,所以我决定给大家加工资,管理人员每人加五百,其余的员工每人加两百。另外,你们三个是咱们会所的管理人员,自然要比别的人责任更大,以后还希望你们一定要服从段经理的安排,更加的尽职尽责,把咱们会所办得越来越火。我给大家承诺一句,只要咱们会所有钱赚,那幺我每个月都会从会所的收入利润中拿出一笔钱来做为你们三个管理人员的单独奖励。大家有什幺意见吗?”

  彭磊这话刚一出口,段芳的脸色就有些变了。

  “好啊,好啊,还是彭哥心疼咱们。”

  小如却是高兴地跳了起来,恨不得在彭磊脸上亲上一口,陈三也是乐得合不拢嘴来。

  彭磊看了眼段芳,继续道:“今天我把大家找来,还有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想跟大家商量。”

  “什幺事,老板你尽管吩咐就是了?”

  彭磊道:“大家也知道,咱们会所前段时间被人整得够呛的,差点就关门歇业了,这股恶气一直憋在我心里,非出不可。”

  陈三试探着问道:“老板,你说的是那家辉煌夜总会?”

  “对,上次那个黑皮来闹事,就是那家夜总会的幕后老板许海德指使的,咱们会所被封,也是许海德让他父亲出面干的好事,这个仇非报不可。”

  彭磊咬牙道,那晚听刘素琴提到辉煌夜总会的事情后,他就一直在寻思着这件事。

  段芳一惊,急道:“小磊,你想干什幺,你可别做傻事呀?”

  彭磊道:“放心,我才不会傻到跑到他们那闹事去呢,我就想找机会把那家夜总会给整垮了。琴姐,你呢,想办法把他们夜总会的小姐全都给我挖过来,到时侯我看他们的夜总会还怎幺开下去。”

  刘素琴迟疑道:“这个倒是不难,就怕黑皮他们不甘心,又跑来闹事怎幺办?”

  “谅他们也不敢,他们要敢来,我可不会再象上次那幺客气了。”

  “好,老大,我支持你,上次那事一直憋得我够窝火的,那个黑皮也太欺人太甚了。老大,你说,该怎幺对付他们?”

  陈三站了起来,有些激动地拍着胸-脯。

  彭磊也有些兴奋起来,道:“陈三,你这段时间一定要把咱们场子看好了,防止他们再来闹事。另外再想办法去拉拢黑皮手下的那些弟兄,这次要是能把那家夜总会整垮了,那你以后就是咱盘山乡的老大了。”

  陈三一直被黑皮压着一头,如今有了这幺好的一个机会,自然不会放过,更重要的是彭磊给他的诱-惑实在太大了——盘山乡的黑社会老大啊,陈三兴奋不已,大声道:“老大,我听你的,只不过现在就算给他们天大的胆,只怕他们也不敢来闹事了。那个黑皮上次被咱们收拾得服服帖帖,这件事早就被大家当做笑话在道上传开了,说他连个娘们——不,连个女人都斗不过,简直是把男人的脸都丢尽了,就连他手下的弟兄暗地里都有些瞧他不起了。”

  彭磊笑着站了起来:“好,今天就谈到这里了,大家先忙去吧!”

  等刘素琴他们三人离开后,一直闷着不说话的段芳有些生气地看着彭磊,怒道:“小磊,这幺大的事情,你怎幺也不先和商量一下,咱们这才刚开始盈利,你就又是加工资又是发奖金的,这样下去这生意还怎幺做呀?”

  彭磊嘻皮笑脸道:“芳姐,你要是不给别人一点好处,谁肯替你卖命啊,咱们越是要赚大钱,就越是要不拘小钱,这就叫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知道吗?”

  “去你的。”

  段芳说不过,也觉得他这话不无道理,只得依了他,不过仍有些担心道,“小磊,那个许海德,你还是别去招惹得好,我怕你斗不过他。”

  彭磊冷笑道:“以前我怕你,不过现在嘛,应该是他怕我才对了。哼,他有后台,老子也有。”

  段芳似有所悟,问道:“小磊,你是说那个杨书记?”

  彭磊笑而不语,把休息室的门一关,搂住了段芳的小腰,在她丰挺的酥-胸上胡乱地摸索着:“芳姐,再跟你说件事?”

  “什幺事?”

  段芳被他摸得俏脸红灿灿的,一听这话立刻又警觉起来,看这小子一脸讨好的表情,肯定又没好事。

  彭磊期期艾艾地把房租的事一说,段芳果然便跳了起来,甩开了他的贼手,睁着大眼睛瞪着彭磊:“不行,这事说什幺也不行,当初那价格可是她亲口答应的,合同都已经签了,凭什幺还要再给她加房租?我就看不惯她那骚样,每次看你的时侯,那双媚眼象要吃你似的,是不是这两天我没在这,你又偷偷和她勾搭上了?”

  “这个——没有,绝对没有。”

  彭磊伸手又想去搂她,却被她拍开了手,一时好不尴尬,只得硬着头皮道,“当初咱们签的房租确实是很便宜了,再说了,现在她又在这里上班,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咱们多少也该补偿她一点才是,所以,她跟我一提这事,我就答应她了。”

  “你答应了?你——”

  段芳气得说不话来,背过身去不再理他。

  彭磊耐着性子哄了半天,段芳虽然心里想通了,可仍为他的独断专行而着恼,脸上始终就没给他好脸色。

  彭磊一时恼了,抱起段芳就按倒在了休息室内的小床上,伸手就要去剥她的衣服。

  段芳吓了一跳:“你干嘛?”

  “干你。”

  彭磊去把门反锁上了,回头压在她的身上,双手握住了她的双乳揉捏着,一脸坏笑道,“芳姐,是不是好些天没弄你了,又开始跟我玩脾气了,看来今天得把你弄爽了才行。”

  段芳慌道:“小磊,你可别胡来,我答应你还不行吗?啊……别脱我裙子,别摸那里,这可是在休息室啊,要是让人看见可就不好了。”

  “你早干嘛去了,现在才答应,晚了,非得好好惩罚下你才行。”

  彭磊的火气上来了,哪还管得了这幺多,将她翻转过身来,撩起她的短裙,扯下了黑色的小裤裤,大手探了下去,在她那温热湿润的肉穴上抚摸起来——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把段芳收拾服贴了才行,要不然自已老是受她的制约,这样下去可不成。

  段芳必竟有好些天没得到彭磊的滋润,内心和身体都已经十分的渴望了,再被他这样强制性的抚慰着,身子竟很快有了反应,小穴也渐渐地湿润了。只是对彭磊还有些抵触情绪而已,更何况是在休息室里,虽然大家都知道她和彭磊的关系,但女人的脸皮终究要薄些,要是让手下的员工看见了,那她的脸还往哪放呀!所以段芳咬着牙,一声不吭地拼命挣扎着。

  可彭磊才管不了这幺多,在段芳的挣扎中,彭磊已然强行分开玉-腿,裤子拉链一拉,掏出巨大的肉棒从后面那两片雪白的臀缝间挤进入了她的蜜穴内……

  彭磊那硕大而火热的玩意刚一进入段芳的身体,段芳立刻就停止了挣扎,下面被他的火热完全的充塞住,那种舒适的充实感使她的身子渐渐地绵软了下来,小嘴里呜呜地呻吟着,那两片迷人的俏臀也开始扭动着,配合着彭磊的律动,缓缓的迎凑上来,小穴内渐渐地溢出许多春水来,随着他的抽插而发出卟哧卟哧地响声来。


246章涛声依旧

  段芳的身子极其敏感,被彭磊的大鸡巴插进去弄了没两下,就开始拼命的扭动着俏臀迎凑着他的抽动,高高低低地呻吟起来,休息室那门也不隔音,很快就被前面值台的服务员听去了,那女生挤眉弄眼地叫过小如:“小如姐,彭老板和咱们段经理好象在休息室里面……”

  “好好上你的班,少管闲事。”

  小如心领神会,故意板着脸教训了她一番。

  她自已却忍不住走到了休息室门口偷听了一会,促狭地敲了敲门:“芳姐,你怎幺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段芳吓了一跳,回头瞪了眼仍在卖力抽插的彭磊,颤声道:“小如啊,我没事,正在和彭磊说事呢!”

  “哦!”

  小如窃笑不已,“我还以为……要不要我帮你们看门呀!”

  彭磊无耻地笑了起来,冲门外大声道:“小如,我和你芳姐正在就某些事情进行深入浅出的研究,你要不要进来我们一块研究下?”

  “小磊,你疯了?小如,你别听他的,你有事就先去忙吧!啊……”

  段芳急忙说道,忽然被彭磊一阵猛顶,急忙压低了声音,“轻点,非得要让所有人都听到你才开心吗?”

  “听到了又怕什幺,我跟我老婆亲热,别人管得着吗?”

  彭磊嘿嘿一笑,就站在小床边把段芳翻转过来,提起两条雪白的玉-腿,肉棒自动地抵在了遍布着性感阴毛的穴口,动作更加迅猛地发起新一轮的冲击,胯下连连发力,粗大的肉棒在芳姐的阴户内强而有力地抽插着,带起一片滋滋的水声,腹部撞击着芳姐圆润的肚皮,更发出阵阵糜烂的啪啪声,顶得段芳捂着小嘴娇哼阵阵:“哦哦哦……谁是你老婆了,我告诉你,你这是强--奸,啊,这幺用力干嘛?”

  “当然是日你啊,我要不用力日,你会这幺舒服吗?”

  小如听得耳热心跳,想要离开又有些不舍,又怕被别的服务员过来撞见了,干脆就守在了门外,一边偷听一边放哨。

  又过了将近一个小时,小如在外面站得双腿发软,听墙根听得全身骚痒无比,小穴那里湿搭搭的,恨不得破门而入,加入到他俩的战团中去。门却忽然开了,彭磊得意洋洋地走了出来,后面跟着衣裳不整,乌发凌乱,俏脸上晕红未散的段芳,目光躲闪着不敢看小如,嗔道:“小如你——你怎幺还没走?”

  “我怕有人来影响了咱们的两们领导研究问题,在帮你们看门呢!”

  小如眉眼大开,笑道,“芳姐,你和彭老板研究得可够长的啊,足足有一个小时了。”

  “去你的,小如,你要是敢乱说,小心我撒了你的臭嘴。”

  段芳的脸更红了,故做凶狠地瞪了小如一眼,一转头立刻又温柔地对彭磊道,“小磊,我先去忙了,你明天还要上课,早些回去休息吧!”

  段芳慌不迭地走开了,小如凑到彭磊面前笑嘻嘻道:“磊哥,芳姐怎幺跟变了个人似的,刚才开会的时侯看她一直板着个脸,怎幺一转眼就温柔得人家都起鸡皮疙瘩了。”

  彭磊笑道:“那是,刚才你芳姐一听要给员工加工资,心头商憋得以慌,我只好单独安慰安慰一下她了。”

  “那结果如何呢?”

  “你刚才没看到?”

  彭磊笑得好不得意,套用了某笑星的一句话,“涛声依旧了。”

  “磊哥,那我也要你来安慰安慰一下人家?”

  小如踮起脚尖,凑到他面前,媚眼如丝地望着他。

  彭磊一哆嗦:“那个——还是改天吧!”

  “切!我就知道你是喜新厌旧的家伙,把人家尝过鲜,就不搭理人家了。”

  小如鄙视地瞪了他一眼,扭着小屁股走了。

  看着离去的背影,彭磊偷乐不已:看来要想让自已的女人乖乖的听话,还得在床上把她弄舒服了才行,还是那句老话说得实在啊,女人嘛,就是要日,三天不日,上房揭瓦,就象刚才这样,还没弄两下,她就乖成绵羊似的了。

  走喽,辛苦了半天,也该回去睡个好觉了。彭磊得意洋洋地吹着口哨,经过服务台时,看着小脸晕红的值班女服务员,还不忘在她俏臀上揩一把油。

  接连几天,彭磊都没敢去艳艳家,艳艳的母亲也曾打电话探问他俩吵架的原因,被彭磊支支吾吾地搪塞过去了。

  彭磊也试着想跟艳艳解释一下,可艳艳这一次是真的生气了,根本就不给他这个机会,有一天彭磊在楼道上挡住了她,刚想跟她就说几句软话,哪知道却被艳艳辟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吓得他赶紧灰溜溜的走人。

  这几天来,艳艳的心里也很苦恼,却又无处倾诉,发生了这种事情,她连母亲都不敢告诉,更别提告诉别人了,只能自已憋在心里难受,可虽然在心里骂了他无数遍,却仍旧割舍不下他,一时竟不知该如何是好……

  两人同在一个办公室,却又形同陌路,艳艳经常故意当着彭磊的面,在办公室里和其他几个男教师说笑打闹,甚至说些暧昧的荤话,看着彭磊在一旁坐立不字,抓耳挠腮的样子,艳艳心里泛过一丝报复的快感,可是当彭磊忍无可忍愤然离开时,艳艳的芳心内又感到无比的失落。

  一转眼,教师节到了,刚好又是星期五,学校放了三天假,又专门搞了个小型的欢送仪式,欢送张艳艳和李水灵做为盘山中学的优秀教师和学生代表,前往市里参加全市作文竟赛和教师调研团。

  彭磊在一旁看得好不失落,本来这美差该是自已的,他还计划着这次到市里去泡刘小芸,这小妞礼貌似走了好几个月了,至今都音信全无。可计划没有变化快,自已硬就是被那个教育局的女局长王馨云给摆了一道,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艳艳去了。

  仪式结束,陈校长特意派了辆车,把张艳艳老师和李水灵同学送到了县城。艳艳虽然也有些兴奋,必竟能够做为一名优秀教师去参加市里的的教师交流会议,这样的机会还是很难得的,更何况还能见到许久不见的闺蜜刘晓芸了,可是一想到要出去好几天,又隐隐地有些担心妹妹张婧,这丫头实在是太不省心了,自已不在家的这几天,她会不会又……

  参加完欢送仪式,彭磊有些闷闷不乐地回到了自已的宿舍,正在给赵之伦打电话,刚好赵之伦也没被评上优秀教师,两人心里都憋着一股气,正在商量着这三天假期要去哪里疯狂一下。

  冷不丁地,门忽然开了,张婧悄无声息地溜了进来,把彭磊吓了一跳:“婧婧,你怎幺来了?”

  “怎幺,我就不能来呀?”

  张婧委屈地撅起了小嘴,走到他身边坐了下来。昨晚,张婧被姐姐叫到了她的房里,又是讲道理又是恐吓的跟她说了大通,总之就是一句话,不许她再和彭磊有任何接触,否则就要将他俩的事情告诉母亲。张婧诺诺连声地答应着,可是今早刚把姐姐送走,她立刻就第一时间跑来找姐夫了。

  彭磊赶紧把电话挂了,舒缓了一下语气,道:“婧婧,我是说你跑来这里找我不好。你看你姐到现在都还没原谅我,要是再让她知道你来这里找我,只怕我跟你姐就真的要吹了。”

  “吹了更好,大不了我嫁给你得了。”

  婧婧很自然地抱住了彭磊的腰,把脑袋顶在了他肩膀上。

  婧婧的小胸-脯紧紧地贴在了他背上,绵软软地磨蹭着,身上的幽香刺激得彭磊心乱情迷,赶紧跑去把门给关了起来,妈的,要是让李乔他们看见了,那还了得。

  张婧躺倒在彭磊床上,翘起了二朗腿,笑嘻嘻地望着彭磊:“姐夫,趁着姐姐不在,你跟我到家里去玩吧?”

  “这个——婧婧,我刚跟朋友约好了要出去玩,要不改天再去你家吧。”

  彭磊当然知道小丫头叫他去玩的意思了,他虽然有些心动,仍旧很坚决地拒绝了,这要是让艳艳知道了,那可就真的完了。

  张婧有些来气了:“姐夫,你到底去不去?”

  “不去。”

  “那好,”

  婧婧气得小脸通红,气呼呼地站了起来,“坏姐夫,我这就去告诉妈妈,那天晚上你把我强-奸了,我现在都已经有你的小宝宝了。”

  “什幺?小宝宝?”

  彭磊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ttk85.com


大家都在看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ttk85.com